股神巴菲特大买苹果股票的投资启示录

2020-07-31 阅读193 点赞550
股神巴菲特大买苹果股票的投资启示录

波克夏大买苹果,对于投资人是一大启示,巴菲特本身就採取集中持股策略,集中火力投资好标的,绩效依旧亮眼。因此,要选择投资苹果或苹果供应链?将是投资风格上十分重要的抉择。

过去,美国股神、波克夏公司董事长巴菲特一向对科技股冷感,不买看不懂的公司。即使在 4 年前、2013 年的股东会上,他也诚恳地说明为何从来不买苹果股票:「因大企业至少要对该公司未来 10 年的前景有了解。」

但是,到今年 2 月底,波克夏已经持有苹果 2.6% 股权,为第 5 大股东,而苹果的前 2 大股东不选股、不管事,也没有投资想法,分别是领航(Vanguard)、黑石(Black rock),都是被动式指数基金。据估算,波克夏的苹果每股投资成本约 120 美元,目前持股总市值 190 亿美元,潜在获利约 20 亿美元。苹果,也成为波克夏投资组合中,仅次于富国银行的第 2 大持股。

对照 4 年前,巴菲特到底为何改变?

其实,波克夏在 2016 年初就持有约 1 千万股的苹果,由旗下基金经理人决定买进,巴菲特并未多做评论;然而,从 2016 年 11 月总统大选后,到今年 2 月底,赶在波克夏持股曝光之前,大幅加码上亿股的苹果,却是坚持长期投资的巴菲特及合伙人蒙格(Charlie Munger)共同的决策。

股神的哲学!
巴菲特黏住苹果  蒙格拥抱改变

巴菲特接受 CNBC 访问时,给出超简单答案:「我喜欢!」他依然不认为自己是科技投资人,倒是幽默地自嘲:「我这 86 岁的老家伙,都还停留在古老的掀盖式手机,就知道苹果手机及其产品,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。」「苹果产品的『黏性』让我印象深刻。」

巴菲特一向喜爱「黏人」的企业,消费者会一再光顾,捨不得离开。例如他投资可口可乐,说一天要喝上 5 罐,就是「合法上瘾」的最佳代表;每年股东会都找来旗下企业摆摊,把握镁光灯焦点,大力促销产品,嗅觉敏锐的他,深知战后婴儿潮消费力最强,苹果手机既然能够吸引他这个老头子,即使市值已经全球最大,依然有成长的潜力。

关于苹果的黏性,除了持续创新,也很容易上手,投资人或许可以观察一下周边朋友,苹果用户移情别恋的比率有多少?实际上非常低!其二手流通市场更是庞大,据统计,苹果装置上的活跃用户已经超过 10 亿户,这群硬体用户经苹果购买软体(App、音乐、影片,苹果都可以抽 30% 佣金。一直传出要调降抽成比率,尚未施行),近期在台湾上市的 Apple Pay,全球用户已近 1 亿,这些现成的、潜在的用户,都是苹果未来进入物联网、自动驾驶的资产。

「买进苹果,我们当然有所改变,但不代表我们疯了,改变只是逐渐适应」,蒙格最近在一场演讲中解释,过去,波克夏像是在水桶里捕鱼,鱼不动时才出手,这很容易;但是,投资环境变得愈来愈艰难,只能改变自己来适应。

回顾 2008 年金融风暴以来,QE(量化宽鬆)释放大量货币,经济成长却十分缓慢,伴随着贫富差距扩大,市场风险偏好改变,9 年以来低档入市的机会并不多,主动式选股的投资报酬率递减,许多避险基金退出市场。

产业结构也因为网路科技带来破坏式创新,正逐渐侵蚀以梅西百货为代表的传统零售业,面临营收及获利衰退的窘境。

即使科技产业也面临股价洗牌,全球智慧型手机的利润集中在苹果及三星;电子商务的亚马逊挟着自动化、云端、大数据的优势,让投资人甘于放下财报上的获利,把眼光放在未来的竞争优势,将亚马逊的本益比拉高到 200 倍,CEO 贝佐斯的财富甚至超越巴菲特。也许是察觉科技入侵大势难挡,巴菲特出清沃尔玛、加码苹果,让波克夏的投资组合更贴近未来的生活形态。

波克夏一方面自豪于投资的技巧,以打败标普 500 指数绩效为职志,还大声呼吁投资人要避开收费过高的基金,以免在微利时代被投资机构吃掉获利。3 月公布的波克夏年报显示,2016 年每股净值增幅 10.7%,输给标普的 12.0%;2015 年每股净值增 6.4%,胜过标普的 1.4%;2014 年净值增幅 8.3%,还是输标普的 13.7%;2013 年 18.2%,大输标普的 32.4%。

9 年大涨 10 倍!
苹果报酬轻鬆跑赢标普、波克夏

除了投资环境变化,指数绩效没有闲置现金,而波克夏大量现金找不到适当标的,令股神与指数的竞赛陷入苦战。以过去一年来看,在 2016 年 11 月美国总统大选前,波克夏的股价表现一直落后于 SPY 这档标普 500 指数的 ETF(指数型基金),直到选后金融及传产股大涨,好不容易扳回一城。但是,一年来(截至 4 月 28 日)苹果股价上涨 53.24%、SPY 上涨 15.39%、波克夏上涨 13.14% 敬陪末座,巴菲特和蒙格年纪虽大,却愿意面对现实,研究苹果这家庞然巨物──即使 2009 年以来股价已经大涨了 10 倍。当然,波克夏花了 100 多亿美元买苹果,也带来筹码锁定效果,拉抬苹果及自身股价。

苹果的价值在于提供创新产品及服务,管理供应链成本,持续为股东赚钱。而苹果供应链从来不缺题材,上榜者股价有如吃下大力丸,台股的镜头厂商玉晶光就是枝头上的凤凰,过去一年股价上涨 68.2%,股价飙上 7 年新高,相较同为苹果供应商的同业大立光上涨 121%,相形之下,苹果 53.24%的涨幅好像小儿科。弔诡的是,苹果就是不想过度依赖大立光,才要扶植玉晶光,未来两家将如何厮杀,当然很值得观察。

谈到供应链管理,苹果执行长库克是第一把交椅,最大的本事是软硬兼施,一面让有独特技术的供应商赚大钱,例如音频晶片商凌云逻辑、镜头商大立光等;另一面却暗地培养后进者,以制衡价格、减低风险;甚至自己开发技术取代供应商,例如苹果订单占一半以上的绘图晶片商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,日前就宣布苹果两年内不再使用该公司的智慧产权,引发股价单日最大跌幅七成,猪羊变色,看在苹果比重高的供应商眼中,无不人人自危。

供应链的教训故事说不完,2013 年苹果要以蓝宝石基板取代强化玻璃为手机萤幕,积极培养极特先进(GT Advance),除了投资股权、给订单,还代买设备设厂。即使财务亏损,极特的股价领先大涨,无奈蓝宝石基板良率不佳,虽然耐磨却易碎,苹果重回康宁怀抱,极特先进只得在 2014 年宣布破产;2013 年,触控面板的宸鸿,也曾失去苹果订单,股价从 600 多元直接杀到跌破 200 元。但无论是极特或是宸鸿惨案,当然丝毫无损于 iPhone 6 大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