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笔战时,你有证明你的前提的前提的前提吗?

2020-07-11 阅读188 点赞853

打笔战时,你有证明你的前提的前提的前提吗?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你可能没发现,但其实你每天都在用论证(argument)跟别人沟通。例如:

小望:为什幺要穿制服才能进校门?
你:因为校规这样规定。

虽然你只讲了一句简短回答,但在理解讨论脉络的人脑里,它其实代表了这样的论证:

当然,小望并没有说他的问题是特别针对学生,不过只要你理解讨论脉络,一样可以猜得出来。

从以上的条列式,很容易看出:提供论证时,我们永远都是使用某些前提来说明结论为何成立。天下没有免费的说明,你要说明,就得展示一些新东西。然而这个基本需求,有时候会引起进一步的问题:

在论证里,我们使用前提来说明结论的合理性,那,谁来说明前提的合理性?

这个问题,偶尔会伴随着人对于假想笔战对手的担忧。理论上,你的对手有个「必胜」绝招:不停质疑你的前提,并且要你举证。这个绝招能重複用多少次,并不取决于你的对手的聪明才智或者对于议题的熟悉程度,而是取决于他的耐心。在笔战时,只要你的耐心先被磨光,以致于没有继续回应他的留言,看起来就会好像是对方赢了一样。如果你的对手真的持续质疑你的每个前提并要求你举证,你的耐心很容易先被磨光,因为举证比质疑累多了。

我们该怎幺面对「无穷举证困境」?我认为,若你身处「正常」的沟通情境,其实不需要担心自己真的会被要求「无穷」举证。当然,你可能会被要求进行「好几次」的举证,不过这里的举证次数,通常是反映了你和对方在眼前议题上的认知差距,若你想要达成沟通效果、消弭认知差距,这些举证本来就避不开。换句话说,在正常沟通情境里,这些举证需求本来就存在,并不是因为「使用前提来支持结论」这种沟通方式有问题,才忽然蹦出来。

考虑下列对话:

假设你很衰,需要连续跟不同对象解释你服务的学校规定制服的原因,你可以想像,不见得所有人都会需要你一路进行到(5)。有些人在你回答(2)之后就会满意了,例如「来自没有制服文化的国家,但尊重学校规约的外宾」。有些人需要你进行到(4)才会满意,例如更加好奇一些的访客。当你察觉对于不同人来说,这段对话可能会有不同的「恰当终点」,你也会发现这是因为他们有不一样的认知结构,例如对世界的看法。如果对方有很强烈的自由主义倾向,并且注意到不穿制服的大学校方似乎不为校园安全而困扰,那幺他会想要你回答看看(5),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换句话说,当你的沟通对话在眼前的议题上跟你有越大的认知差距,你就越有可能需要做更多举证,才能和他达成共识。但一般来说,这里的「更多举证」不会是「无穷举证」,因为你和对方的认知差距总不可能无穷大。身为尚且存活的现代人,你们应该在认知上有非常多共识。例如,或许你可以期待对方在关于「制服能否增加校园安全」上跟你没有共识,但你们大概不太可能在「校园安全需要维持」上缺乏共识。现代社会总是有吵不完的争论,这可能让我们觉得自己跟其他人很容易意见冲突,但若真的把彼此相信的事情一条条列出来计算,我相信社会上的任何两个人之间的共识一定远多于冲突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对方不可能故意逼迫你进行无穷举证。不过当你发现自己处于这种情境,大概也可以合理怀疑对方只是来找麻烦的,而不是想要跟你沟通。若真的是这样,当然还满令人洩气的:自己辛苦说明了一阵子,但却(注定)不会有结果。不过如果这种事情是在公开平台(例如脸书)发生,或许你也不需要觉得太难过,因为你在说明上进行的努力,纵使无法对你的对手发挥预期的作用,还是有可能影响其它旁观的读者。网路的特殊之处是我们通常不只对自己意识中的对手进行沟通,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件事,或许可以更準确评估自己在沟通上的表现。